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 第四百六十九章 突袭3

  窦国见此连忙道:“大哥,二哥说得谁,定然是那铁血门那些卑鄙小人用的计策吗,否者的话,我们的兄弟一天到晚都盯着铁血门在,没看见他们的船离开,也没看见他们人离开!”

  窦园问道:“那你的人可是把整个西山都盯住的了?”

  窦国一愣,道:“这……这到没有!”

  窦园道:“偌大的西山,你也就仅仅盯住前面的码头,若铁血门早就计划对付我们,你觉得他们离开铁血门的时候会让你看见?”

  窦国道:“这……”

  窦园挥挥手,道:“好了,现在也不是追究谁是谁责任的问题,这铁血门都欺负到了我们头上来,怎么也不可能不理!也的给他们好看才行!”

  这二当家叫窦木,闻言也点头道:“这仇当然得报,不过现在关键的问题就是如何报的问题!”

  窦国道:“这还能怎么报?这冤有头债有主,直接把人打他们总舵就行了!”

  窦木看了看他,道:“直接打过去?’

  窦国道:“那是当然,他铁血门总舵算起来那也不过才区区两百多人而已,我们可是五六百人,难道还灭不了他们?”

  窦木道:“难道我们就这样大摇大摆的打过去?你可别忘了,这铁血门控制着太湖的大片土地,归顺他们门下的那些帮会难道还少了,要是他们相应他们号召,我们到时候面对的可不就仅仅只有两百人,而是上千甚至更多!”

  窦国道:“难道说就这样算了,被人都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要是传出去,外人还以为我们地府门胆小怕事,怕他们铁血门,那以后我们还有什么威望可言?”

  窦木道:“我没说就这样算了,这江湖上的规矩那当然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更何况正如你说,别人都欺负到我们头上来,怎么可能就此作罢,但是关键在于怎么打的问题!”

  窦园一直都在看着两人的辩论,道:“老二,你心里可有什么想法?”

  窦木道:“首先一点,我们必须传令下去,让各个分舵加强戒备,让他们没办法偷袭,另外在各个路口立刻设置关卡,他们分兵两路,人数都不多,之所以能赢那无非就是偷袭,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要是我们的人严加戒备,他们定然没办法得逞!”

  窦园点点头,道:“接着说!”

  窦木接着道:“其次,第二点,他们这次偷袭并没有那些归顺他们的门派,而是直接总舵的人马前来,由此多少也可以看得出来,那些分舵的人对于他们还并不是同心同德,另外一方面,他们对于分舵的人也并不是完全信任。这边给了我们可乘之机!在距离我们最近的有他们两个归顺的门派,我们现在围堵他们的时候,若是能派人去说服这两个门派,让他们这群人没办法回到西山,只要铁血门总舵人马损失一大半,其他那些归顺门派定然认为这是可乘之机,到时候也一起反铁血门,这铁血门何愁不灭?”

  窦园听着了连连点头,道:“还是老二这计策好,我们现在把铁血门至少一半人人马给堵在这回去的路上,铁血门那当然就是门派内防守空虚!若是能说动其他帮派乘虚而入,铁血门何愁不灭!”

  “但是……我们会不会太小看了铁血门了”

  另外一人此刻说话到,他叫汤雾。

  地府门一共有四个当家,其中窦园、窦国、窦木三人都是本家,虽说并非同一父亲,可祖辈差不多都是亲戚关系,唯独这汤雾并不是。

  听着三人在哪里说着,汤雾一直都没怎么说话,不过心里却在想这个问题,实际上,他一直都很反对和铁血门硬碰硬。

  在地府门当个四当家,实际上汤雾地位多少有些尴尬,名义上四当家,然而这门派之中的大小事务基本上都是有这三兄弟把持,几乎没自己什么事情,反正自己说的他们也不听,自己的建议他们也不会采纳。

  比如说针对这铁血门,对于这铁血门,汤雾实际上非常认真的研究过,发现绝非一个普通的门派那么简单,背后的势力盘根错节,靠山可非同一般,首先一点,就是他们门派的地点,铁血门的总舵原来是五湖帮的一个小分舵,这五湖帮可是被朝廷所灭,那么这地盘当然就应该收归国库,铁血门到底是什么本事能拿下这里?其二,铁血门的门主杨开和夫人柳芷晴本来就和锦衣卫熟悉,而两人的婚事可是锦衣卫指挥使陆炳做媒,第三,他的两位夫人一个柳家千金大小姐,一个是阴月宗圣女,这可是人所皆知的事情。

  也就是说,这铁血门隐隐约约就有锦衣卫的影子。

  和铁血门斗,那也就是和锦衣卫斗,和朝廷斗一般。

  地府门虽说势力庞大,可归根结底还是草莽,草莽怎么可能斗得过官府?更何况还是锦衣卫?

  之前铁血门派人前来谈判,按照自己的意思,利润也好,势力也好,那都是可以谈的,现在这情况那就必须得明哲保身才行,硬碰硬完全没任何必要,那知道对于自己建议在窦国的眼中那就是示弱,那就是没骨气的表现。

  也真不知道这窦园是怎么想的,居然让窦国这个连一丝丝头脑都没有的人当二当家,关键是,如此蠢笨如猪之人的建议窦园居然听得进去。

  至于这窦木,平日以这地府门的军师自称,实际上那就是狗头军师,出不来什么好主意,歪主意倒是不少,至于这窦园,刚愎自用,同样胸口没有半点墨,他们之所以能牢牢的把握住地鼠门,那完全就是凭借着一股狠劲,然后也没遇到什么劲敌而已。现在遇上铁血门,他的那点脑袋也就不够用了。

  原本汤雾并不打算管这事情,可看着三人在哪里商量得兴致勃勃的商量着,也忍不住出口询问道,毕竟若是按照他们这种办法,地府门很有可能就是走上绝路。虽说自己这个四当家就和闲人没什么区别,汤雾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提醒一下。

  这就好比狠狠的泼了一盆冷水,窦国立刻看了过来,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我们还打不过铁血门?”

  汤雾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铁血门能称霸太湖,让不少人门派纷纷归顺,自然有他们的长处,否者的话,那些看上去也不弱的门派为什么要么投靠,要么被灭!。铁血门我们是要打,可要打之前,我觉得我们应该详详细细的调查一下!而现在对于铁血门,我们了解的实际上并不多。”

  窦国道:“什么叫了解并不多?我们都已经把铁血门都查了一个清清楚楚,那你说还有什么可查的,再说了,现在别人都欺负到了我们地头上,难道我们还要忍?传出去的话,我们颜面何存?”

  窦园此刻也道:“我觉得老三说得也有道理,若是平日,我们有的时间慢慢查,可现在要是还犹豫的话,偷袭我们人都返回铁血门了,那岂不是放虎归山?所以必须得先把他们拦住,然后消灭在我们的地盘之内,好了,此事也就不用在提,想按照我们的计划,把他们拦下来再说!”

  汤雾见此,心里也只有暗叹一声,也不在多言,等三人都离开之后,这才缓缓的站了起来,犹豫了片刻,朝自己院子走去。

  院子此刻已经安静,回到房间之后,他夫人迎了上来,道:“相公,怎么了?”

  汤雾道:“铁血门终于找上来门,他们今晚上突然袭击,干掉了两个分舵,而且这摆明就是宣战一般,他们所干掉的分舵是离总舵最近的地方!”

  她夫人道:“最近的地方,那岂不是说这铁血门要打上门离开了,这……这如何是好”

  说话间,她的目光看向隔壁的屋子,在隔壁的屋子睡着的可是他们的孩子,现在也不过才八岁,若是铁血门真的杀进来,谁也不能保证他的安全。

  看着自己棋子的眼神,汤雾也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缓缓道坐在了床边,沉默片刻,道:“收拾一下东西!”

  他夫人疑惑道:“相公的意思是要离开这里?”

  汤雾点点头,道:“对,离开这里,那几个没脑袋的东西,现在居然打算和铁血门硬拼!铁血门看上去好像仅仅只有那么两百多人,可势力却远远在地府门之上,现在和他们开战,那简直就是飞蛾扑火一样,我已经劝说了他们,可他们就是不听,他们想死,我可不想,干脆我们就离开这里!”

  他夫人道:“这要是被大当家给发现了,他怎么可能放过我们?”

  汤雾道:“这点你大可放心,现在他们可没空来理会我们,只要安排妥当,我们要逃走轻而易举,你先把东西收拾好!另外千万可别露出任何破绽来!”

  他夫人点点头,道:“这个我知道,不过相公你也得小心!”

  汤雾道:“我会小心的,若是他们肯听我劝说,我们怎么可能会出此下策!”

  他夫人问道:“这铁血门难道真的如此厉害?”

  汤雾道:“铁血门势力只能用深不可测的来形容,若非如此的话,为什么太湖周边如此门派都会乖乖归顺?实际上铁血门原本就没打算和地府门一较高低,个人控制个人的势力也就罢了,可地府门觉得自己是地头蛇,就要压压铁血门这个强龙!只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他们也没好好掂量一下是否有这个实力!”

  “罢了!”

  汤雾有些无奈摇摇头,道:“你先收拾东西吧!”

  自己劝也劝了,说也说了,这也没办法。

  另外一方面,在西山铁血门总舵,半夜有些睡不着觉的苍无霜此刻披着衣服起来,来到了柳芷晴的院子,敲了敲门,进去之后却发现柳芷晴同样也没睡着,于是两人也就坐在了屋内,打开了门,看着外面的夜空,苍无霜微微一叹,道:“也不知道相公现在怎么样了?”

  以前她都是跟在了赵远的身边,今天却没有,心里多少还是有几分担忧。

  柳芷晴笑道:“不用担心,下午传来了消息,估计现在他们已经成功消灭了地府门的两个分舵,然后撤走了吧。”

  苍无霜道:“相公选的这两个地方实在有些大胆,若是地府门总舵前来支援,岂不是很快就会陷入包围之中?”

  柳芷晴道:“这点你还放心,相公做事还是有分寸的,至少计划还是比较周祥,也考虑过这种问题,因此这离开的路线也都是精心挑选过的,现在就看着地府门怎么做?”

  苍无霜道:“还能怎么做,基本上就是围追堵截吧!”

  柳芷晴道:“可不仅仅如此,地府门一直觉得他们的势力胜过我们,而且也认为周围的那些门派并没有老老实实的归顺我们,因此他们在围追堵截相公的时候,还会派人前去说服那些归降我们的门派,相公此举的另外一个目的,也就是想看看到底那些门派心里还有鬼,也就一并清楚了!”

  苍无霜惊讶道:“相公还有如此打算:?为什么都不和我说!”

  柳芷晴拉过他的手,轻轻的拍了拍,笑道:“现在对于相公而言,最重要的可是你的人,还有你肚子里面的孩子,他之所以不告诉你,可不是因为他要瞒你,而是不想让你为了此事操心而已!现在你最主要的就是好好的养胎,为相公家开枝散叶才行。”

  苍无霜点点头,伸手摸摸自己腹部,点头道:“我知道,可若是有门派答应地府门,那岂不是他们会趁机进攻我铁血门?”

  柳芷晴点头道:“这是必然的,不过武冈已经到处都有眼线,他们若是有丝毫的异动,我们也就能你可察觉!虽说现在留在铁血门的弟子也不过百来十人,可一个个都能以一敌二,丝毫不惧,更何况虎王前辈现在还在坐镇这里!”

  当然,还有另外一人,柳芷晴并没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