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cc国际决战午夜_cc国际娱乐平台_cc国际是骗人得吗小说 > 我真不是剑仙 > 第二四七章 授予荣誉!花少爷喜提帝国官职

  马总督上下打量花独秀,笑问:“你就是花独秀花少侠?”

  花独秀说:“总督大人好。没错,我就是花独秀,一枝独秀的独,一枝独秀的秀。”

  马总督问:“花少侠,你身体如何了?上午的庆典非常隆重,你没来参加啊?”

  花独秀“非常努力”的欠了欠身子,说道:

  “多谢总督大人关心。我听大夫说,如果不想死就老实躺着,我好怕啊,我是个怕死的人,所以这么多天就一直在床上躺着,连庆典都错过了。”

  “这不是下午要授职了么,那么大的荣耀,哪怕是现在就死在这里,哪怕是爬,我也得爬来啊!”

  说着,花独秀装模作样的在担架上爬了爬,可惜他伤的太重,根本爬不起来。

  非但爬不起来,他还一阵剧烈咳嗽,几乎要把肺给咳出来那种。

  看花独秀脸色苍白,身形枯槁,马总督还真担心他有个万一。

  “好了好了,花少侠,你不用起身了,你就躺在担架上吧。”

  花独秀说:“那多不好意思?大家都站着,怎能就我躺着?”

  马总督道:“没关系,你是第一名,今天你面子最大。”

  花独秀问:“我最大?那皇子殿下来时,我跟他谁大?我起不起身?”

  马总督眼皮一跳。

  好你个花独秀,我让你几句你还来劲了?

  马总督皱眉道:“那你起得来么?”

  花独秀又挣扎几下,苦着脸说:“真起不来。”

  马总督说:“那你就躺着接受殿下的恩裳吧。”

  花独秀叹口气:“只好如此了。”

  若不是花独秀跟总督府做了个交易,一口气免掉百万两应付巨款,马总督才不会这么好声好气的跟他说话。

  这几个年轻人,充其量就是所在门派的优秀门徒而已,哪怕是他们的掌门在此,马总督在地位和实力上也完全不虚,说话也不用这么客气。

  马总督摆摆手,谢立亭谢将军立刻大声宣布,第十二届漠北青年武道大会授职仪式,现在开始!

  首先,当然是马总督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

  他先是感慨了武道大会悠久的历史,卓越的贡献,又赞扬了年轻武者们的拼搏向上,实力不凡。

  然后话锋一转,他大谈漠北界和谐与稳定的大局,并许下深切的盼望,希望武者与官府能够勠力同心,共同把武道大会的优良传统和可贵精神传承下去。

  最后他谈到,思想的阵地我们不去占领,别有用心的人就会去占领。他号召漠北武者秉承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理念,跟反动势力坚决划清界限。

  这些话,上午的庆典已经说过一遍,这次再说听众们各自窃窃私语,听得非常不认真。

  花独秀却听得无比认真。

  通过马总督的讲话,花独秀判断官府是想维持住与漠北武道的关系,至少短期内没有大动干戈的意思。

  而且官府不日就会对祖妙界铁王庙动手,甚至铁王庙此次假借金刚门的名号参加武道大会,庆典后官府很可能会在沙之城大开杀戒。

  到时,漠北武道应该也不会过多干涉。

  毕竟马总督已经说得足够明白了。

  所谓井水不犯河水,官府依旧不限制漠北武林的发展和超然地位,但在场的武者也不要喊着什么维护武林同道的口号,替这些邪/教分子撑腰说话。

  花独秀从马总督的话里听出来,他很有自信,有种胜券在握的感觉。

  想必之前的扩大会议上他已经跟漠北各大巨头达成了协议。

  花独秀暗道,铁王庙到底做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不知道,但小黑蛋这人还是不错的。

  至少他不是个搞阴谋诡计的人,还算坦荡。

  如果他死在这里,那着实有点可惜。

  不过以他的本事,以铁王庙的实力和此刻处变不惊的态度,从沙之城脱身逃离应该问题不大吧?

  谁能临死还这么淡定?还来敌人阵营里拿个荣誉再死?

  肯定有套路。

  讲完话,马总督宣布,请帝国皇子殿下上台,为本届大会的冠军,纪宗花独秀选手颁发荣誉勋章,并赐予官职。

  花少爷的高光时刻终于来了!

  连他自己都有点激动,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跟如此大人物打交道,毕竟人家是千年皇族,能不激动么?

  帝国皇子身穿华贵蟒袍,在几个大内高手的跟随下缓步踏上高台,来到花独秀面前。

  大内高手把殿下与其他人隔开,尤其防备着北郭铁男。

  所有人同时单膝跪倒,向皇子殿下行礼。

  皇子手臂微抬,众人起身。

  别看漠北这些武者一个个牛气冲天,在帝国皇族面前,该有的礼数他们一点不敢少。

  也不能少。

  毕竟,这天下是人家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嘛。

  花独秀笑嘻嘻的看着面前的帝国皇子。

  这位皇子长的十分富态,跟沈利嘉有点像,也是胖乎乎的。

  只是他脸上完全没有沈利嘉那股桀骜和顽劣气息,相反,他的一举一动都非常的沉稳有力,丝毫不显轻浮。

  花独秀就那么躺在担架上,躺等皇子跟他说话。

  他不紧张,抬着他的四个大汉却紧张死了。

  他们抬着担架,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满脸惶恐,唯恐惹了皇子殿下震怒。

  来之前沈利嘉专门交代,不管遇到谁,不管什么情况,绝对不能把担架放下,不能让花公子躺在地上。

  那样就太掉价了。

  花少爷怎么能躺地上呢,那岂不是要矮人一等?

  要不是沈利嘉砸出重金,给了他们一个无法拒绝的报酬,这四位老兄绝对不敢接下这活儿。

  他们是当地镖行的镖师,手里力气不缺,抬个担架妥妥的,但面对一界总督,面对帝国皇子,他们却一点胆气都没有。

  这会儿简直怕得要死,腿肚子隐隐都在打颤,但好歹忍住了没有下跪。

  皇子笑道:“花少侠,恭喜你啊。”

  花独秀一脸灿烂:“殿下,同喜同喜啊。”

  皇子上下打量花独秀,问:“你的伤还没好吗?”

  花独秀也上下打量皇子,说:“本来还没好,不过有殿下的亲切关怀,让我如沐春风,立刻就好了大半,要不我袭来走两步给你瞧瞧?”

  皇子道:“你身体有恙,便老实躺着吧。”

  皇子又转头依次向高王人,鲍一豹表示祝贺,唯独没有搭理北郭铁男。

  北郭铁男既不生气,也不惶恐,干脆板板整整站在那里。

  一个大内侍卫拿着一块令牌交到皇子手中,皇子对花独秀说:

  “本宫现在宣布,花独秀为本届武道大会冠军得主。这块令牌你拿着,本宫封你为典仪骑都尉,希望你能为国为民多多出力,不枉本宫翘首跂踵之意。”

  皇子每说一句,大内侍卫朗声重复一句。

  这人内力异常浑厚,他面朝全场喊话,虽然没有刻意大声,但音波广为传荡,偌大的比武场数万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到这时,花独秀应该单膝跪倒,双手接过这面令牌,叩谢皇子天恩。

  花独秀接倒是接了,但他还是那副病恹恹的模样,没有起身。

  花独秀正反看了看手中令牌,奇道:“‘典仪骑都尉’?这是什么官,很大吗?需要我带兵打仗吗?”

  皇子笑道:“这是个名誉官职,并非实职。你若想从军为帝国效力,我可以安排。”

  当然,这些对话大内侍卫自然不会对外广播。

  他在等,等花独秀谢恩呢,谢恩的话他会稍稍加工,广播于众。

  但花独秀没顾上谢恩,他继续问:

  “名誉官职啊?既然是虚职,那给我安排个好听的职务呗?这个太拗口了。”

  马总督在一边真是心急如焚。

  花公子,你说话能不能看看场合,能不能看看人啊?

  你就赶紧谢恩吧,没看见你后面那几位羡慕的眼神么,你还管他什么坳不拗口?

  花独秀背对鲍一豹等人,自然看不到他们的眼神。其实他背后三人也就鲍一豹眼神有些热切,北郭铁男和高王人都没什么感觉。

  花独秀笑道:“殿下,我这个要求算过分吗?”

  皇子大概也没料到花独秀会提这种问题。

  不过以他涵养,自然不会在这种小事上动怒。

  “拗口吗?嗯……那‘太仆寺马厂协领’怎么样?”

  花独秀说:“名字有点长啊?我一介武夫,记性不好,这么长的官职我记不住啊?”

  皇子尴尬道:“太长了?马总督,还有什么合适的武职么?你说给花少侠听。”

  马总督上前道:“禀殿下,类似级别武职还有‘宣抚使司同知’。花独秀,你可愿意?”

  花独秀说:“还是有点长。”

  马总督快要跳起来了,额头都渗出了冷汗,眼神跟刀子一样简直能杀人。

  看皇子没有特别反应,马总督只好强忍耐心,问道:

  “那‘安抚使司佥事’如何?”

  花独秀说:“总督大人,您不识数吗?刚才那个什么同知是六个字,这个什么佥事也是六个字,并没有减少啊?”

  马总督目瞪口呆。

  我的天,天底下还有如此胆大妄为,不知好歹的人吗?

  是我提不动刀了,还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太飘了?

  哪怕皇子就在一旁站在,马总督也掩饰不住满心的不耐,重重哼道:

  “既然你这么喜欢字数少的,那就当个‘殿将’吧!”

  花独秀喜道:“好,好!这个名字好!‘殿将’,我喜欢,就它了!”

  皇子跟马总督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此子,真的是太奇葩了。

  皇子说:“花独秀忠君体国,深明大义,本宫封花独秀‘殿将’之职,希望你未来能再接再厉,为帝国护得一方百姓安宁。”

  大内侍卫赶紧把皇子的话广播出去。

  全场观众听到后满脸疑惑。

  咦,刚才不是封花独秀“典仪骑都尉”官职吗?

  怎么又换了?

  等等,“殿将”是什么鬼?

  怎么还护得一方百姓安宁,难道这次武道大会的第一名不再是授予虚职,而是要授实职了吗?

  花独秀……真的要当官了?

  真的吗?

  当然不是真的。

  花少爷才懒得当官,他要是个官迷,当初在困魔谷时就被彭总督安排从军了。

  马总督看花独秀只顾自己高兴,连谢恩都忘了,赶紧提醒:

  “花独秀,还不快谢殿下恩典?”

  花独秀配合道:“草民多谢殿下恩典!祝殿下万寿无疆,祝帝国繁荣昌盛!”

  马总督赶紧提醒:“花独秀,你现在不是‘草民’,你是帝国在编武官了!”

  花独秀大喊:“臣多谢殿下恩典!祝殿下万寿无疆,祝帝国繁荣昌盛!”

  一旁大内侍卫也不管花独秀的谢辞恰不恰当,合不合适,立刻大声广播了出去。

  艾玛,这个花独秀可真不让人省心。

  快结束了吧,我是不伺候了。

  大内侍卫刚广播完,忽然,比武场外成片成片的飞起了无数只鸽子!

  数量数不胜数,遮天蔽日,怕不是有上万只之多。

  大场面,绝对的大场面啊。

  全场观众一阵惊叹,这要说是天降异象吧肯定也不是,只能说花独秀这小子太会玩了。

  玩出了新花样,玩出了新境界,玩出了大手笔。

  最激动的莫过于他的应援姐妹团,简直是疯了一样大声尖叫,那叫一个兴奋啊。

  花独秀微微惊愕,我去,嘉嘉这么能干啊?

  我就说买几十笼鸽子,等我“谢恩”时放出来,这哪里是几十笼,这是几百上千笼啊。

  倒也不怪沈利嘉。

  沙之城是漠北首府,是军事重镇,除了官府有需要,很多商人,门派武者也都有飞鸽传信的需要,沙之城有很多专门饲养信鸽的手艺人以此为生,信鸽数量非常之多。

  加之沈利嘉一贯的大手笔,既然要放鸽子,那肯定要多放啊,放个三五百只的有什么气势?

  而且鸽子不像喜鹊,麻雀之类,放飞了就飞了,鸽子是认家的,放飞了它们在天空成群结队飞上一阵肯定还会回到养鸽人手里,没什么损失。

  所以沈利嘉并没有花太多钱,养鸽人就把他们几乎所有鸽子都借给沈公子用了。

  皇子惊愕道:“花独秀,这,这是你搞的么?”

  花独秀笑道:“殿下,你授予我如此荣誉,我无法起身感谢,便请人放几只和平鸽,祈祝帝国太平吧。”

  皇子点点头:“你有心了。”

  给花独秀授职后就没他什么事了,后面,马总督还要代表帝国向另外三位选手授职。

  皇子说完话就要转身离开,花独秀又喊道:

  “殿下,殿下!”

  皇子回头,问:“花将军,你还有什么事么?”

  马总督恶狠狠瞪了花独秀一眼,意思是,你快闭嘴吧!怎么就你话多,就你事多!

  就你花样多!

  花独秀没注意马总督的眼神,他问道:

  “我是不是该发表几句获奖感言?”

  皇子一愣:“你……你要发表感言?”

  花独秀说:“是啊,如此庄重的场合,如此荣耀的时刻,我真的是心潮澎湃,激动不已,心里有一万句感谢的话要说,不让我说几句那简直是要憋死个人。”

  “所以,我能发表感言吗?”

  皇子再次跟马总督面面相觑。

  老辣如马总督甚至都没了主意。

  不让他说吧,人家话都到这个份上了,还是当着皇子殿下的面,拒绝他似乎有点不近人情。

  可让他说吧,历届武道大会也没有发表获奖感言这个环节啊?

  皇子道:“行,那你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