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正义迷途 > 第三十九章 信任交换

  “有用?”蝗螽伸出舌头,划着嘴边绕了个半圆,闷油得发亮的脸上挤出笑。“姓李的,告诉你一件好事。”

  蝗螽不动声色,一张瘦骨嶙峋地手掌,横竖切过的几道墨色伤口层叠在一起,手里却意外灵活,握刀的手在缝纫机上翻飞穿插,竟然十分熟练。

  这张阴沉的脸孔上耸动着肌肉和青筋,配合一双灵活操作的手,看起来说不出的违和。

  “小子,这个世界上,老子只知道两种人。”蝗螽腾出一只手,伸出两根粗大的指头。“有用的,可信的。”

  “你觉得,老子选哪一种?”

  “机会只有一次,蝗螽,你想在这里干一辈子的女红?”李翊上下打量蝗螽,庞大的身躯蜷缩在一块,哪里还像是两年前毒枭的模样?蝗螽手里的活儿是停不住的,阴霾的脸上却冒出一道光来,听了李翊的话,他挑开一只眼,凌厉瞪了过来。

  李翊这话,直浇在了蝗螽一肚子的火头上,紧跟着蝗螽两边的男人更按捺不住,拍案站起,嘴里凶猛啐出一口,一个“草”字就喊在嘴边。

  “等会,让他说。”蝗螽按下两人,眉骨耸动。“你到底想说什么?”

  蝗螽闷住胸口郁积的怒火,停下了手头的“女红”。

  “做个交换吧,蝗螽。”李翊压低了声音,盯着手边的针线,陷入沉思。“自由和信任,用对我的信任来换你的自由,很划算,不是吗。”

  “没人能这样跟我说话,小子,你想过后果吗。”蝗螽气焰膨胀,但没有动手,他目不转睛地瞪着李翊。

  “我出手的话,或许你能出去。”李翊动起手来,只不过这机器比他想得更复杂,好像真的一门心思埋在这针线活儿里了。

  “你?”蝗螽闷鼓一般的嗓音突然放大,在这密闭的潮湿房宇里穿插回荡:“老子凭什么信你?好巧不巧,老子关押在这鬼地方,你就他妈主动地投怀送抱,天下还有这么巧的事?”

  蝗螽当然不信。

  “……这只是个意外,至少在这片地方,我和你的利益应该是一致的。”

  “不用浪费口舌了,小子,有这力气多攒一口唾沫,咬紧牙关好了。”蝗螽冷笑,突然站起。“你真觉得看着你大摇大摆坐到老子面前,这事就算完了?”

  跟着蝗螽,他身后的人纷纷起身,视线焦灼地聚拢到李翊的身上。

  “我的目标只有刘珲,蝗螽,这你应该是知道的。以前是这样,以后也是。”李翊察觉到气氛转变,跟着站起身来。“我建议你听听我的解释。”

  四周静悄悄的,不知什么时候起,看守的狱卒一众守到了屋外。李翊余光瞥向四下,古怪的气氛已经蔓延开来,不知觉时,自己已经被一群阴冷的视线挤在了中央。

  蝗螽仍旧冷笑,骨节发出声响,看着李翊。

  “你可以解释。老子很好奇,小子,你究竟是替谁办事?这两年你究竟钻到哪儿去了。”

  李翊舔了舔嘴唇,直觉得心脏搏动的速度更快,甚至血压也在攀升,蝗螽的视线让他有些不自在。

  “这两年?蝗螽,和你一样,在监狱里。”李翊回答。“比起

  块鬼地方,你大概想象不到内陆的监狱什么样吧蝗螽,我从那儿出来。”

  蝗螽瞪着李翊,眯起眼。

  “你为什么来x国?”

  “因为一个女人。”李翊回答得很利落。

  “蝗螽,我出现在你面前,应该是个意外。”李翊缓缓说道:“我的女人在东南亚一带,她是我的助手。避开内陆警力的时候,在这一带被捕了。你也是个男人,明白这中间的利害吧。”

  “看起来,你的话毫无破绽。”蝗螽只是看起来粗犷无驹,但是李翊知道,刀口上舔血的生意,再鲁钝的性子也会磨得尖亮,更何况像蝗螽这样狡猾的人。

  从一开始李翊就没打算能让蝗螽信任自己,至少现在不能。李翊观察着眼前这个魁梧男人的一举一动,从他一点点粗大的汗腺中和膨胀的胸膛里,李翊知道自己的第一步算是踏出来了。

  “说说你的计划。”蝗螽犹豫了片刻,心下有了算计。

  “说出来就没有意义了。”李翊嘴角轻轻弯起,戏谑说道:“蝗螽,你只需要知道这件事,非得我们合作才成,这就可以了。”

  李翊知道自己这话像催化剂,他分明能感受到自己身后逐渐膨胀的杀气。

  “我可是走投无路才来投靠你,蝗螽。”李翊摊开双手,长长叹口气。“谁能知道,人会背时沦落到这呢。”

  蝗螽像是要把牙咬碎一样,瞪着李翊只说出两个字。

  “干活。”

  午休。文乾对上午的事很是在意,他抓住机会,勾住李翊的肩膀,匿声问道:“你跟蝗螽……?”

  “小摩擦,我想在这应该很常见。”李翊从容不迫。

  “是常见。但也不寻常,他没找你麻烦,这可算是头号新闻。”文乾百思不得其解。

  从蝗螽来的那天起,文乾不管怎么掐指算,还没有从他面前全身而退的狱友。上午的阵势更是前所未有的紧张,文乾没想到的却是,两人间的火星就这么轻易浇灭了。

  再次打量起李翊来,他越发觉得这个一副小白脸模样的青年更不简单。

  李翊轻笑。

  “文哥,这里毕竟不是他蝗螽的地盘,我想他也不会找不必要的麻烦。”

  “也是,不过你以后得小心。”

  下午通常是阅读时间。李翊觉得不大对劲。

  李翊一到图书室,隆唐就有意无意地避开,而熟悉的氛围又聚拢到了李翊周围。放下书,抬起头,李翊面前直戳戳地杵着三道身影。

  是三个魁梧的犯人。李翊打量起三人的神色,横着的脸孔上青筋遍布,纵横交错的筋肉爬了满脸。李翊心下大概有了计较,他双手环抱胸口,视线冰冷地扫过三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图书室里其他人也消失得干干净净,只留李翊一人坐在三人面前,视若无睹地看着书。

  “是这小子?”当中一个歪着脖子,扭着手腕来回扫视李翊。站在他身边的两人点了点头。

  三人没多做声,当中一人已经伸出胳膊,虎踞龙盘的臂膀上盘着一条蛇龙似的纹身,明显看着隆起的肉块上

  狰狞起来,李翊还没来得及反应,肚子上已经结结实实吃了一拳,在他脸色发白的时候,耳边响起三人的声音。

  “兄弟,怪只怪你不懂这边规矩。”

  “跟他废什么话,这种货色敢往头上爬,这不摆明了不把哥几个放眼里?”

  “说得对,废了他,看他拿什么在这里嚣张。”

  还没来得及反应,李翊肚子上已经结结实实挨了几拳,如果午饭吃得够足,他怀疑自己可能就连胃水也能翻出来,在这里吃饭的拳头果然不像外面,可不是糊弄事的把式而已。

  尽管只吃了几个拳头,但狱里吃饭的玩意儿毕竟不是招呼着玩的,这和他在外边的情况又更不同。李翊知道这个时候服了软,逞嘴上功夫只会更糟。

  他定神看去,三人看着李翊身单力薄,也不论什么套路,只拼着一股蛮力使劲往李翊身上招呼。瞅准了空挡,李翊知道机会来了。

  他转动身体,借过当中一人的拳头,轻巧用力,只捏住了手腕胳膊,微微侧身倾靠,只把其中一人的重心往一侧压住,另两人没想到李翊身手如此敏捷,双双撞在一起。

  顺势,李翊脚步后撤,手臂却用了大力,使劲拽住胳膊,身后这人就被李翊上下推搡着跌在两人面前。

  借着这样一合的巧劲,李翊让三人吃了瘪。但显然,他们也没拿出什么真本事来,看到李翊这茬儿不算太软,跳起身来作势就要挥拳。

  李翊不躲不闪,只冷眼看着三人。眼看这一拳过来,李翊脸上显然是要开花,但这拳头却始终没有挥出。

  “老大!”带头那人回过头去,才看到憋红了一张脸的蝗螽站在不远处,两只粗手一手一个,捏住了两人的拳头,一腿把另一人踹到远去,鼻孔里往外使劲喷气。

  “废物,滚!”蝗螽一脚把地上那人踹开,另两人只觉得手腕上钻心地疼痛,别说挥拳,就连握成拳头的手都快废了。

  李翊一声不吭,只看着蝗螽将三人骂的屁滚尿流,权当和自己无关,甚至不急不慢地坐下身,依旧拿起自己叠在桌上的书,目不转睛地看了起来。

  蝗螽瞥了李翊两眼,也没对三人真的下什么狠手,他解开胸前衣扣,冒着闷热的湿气,一屁股坐在李翊面前,随手抓起一本书来,信手翻开,视线越过文字。

  “李翊。”蝗螽咬着牙,声音混沌不清。

  “是我。”李翊翻开一页书,图书室里更没其他人,安静得听得到两人翻书的声音。

  “有几分胆气啊。”蝗螽啐了一口,早没耐心,猛地翻开好几页书。“你小子说有办法出去,老子不信。”

  “哦。”不管蝗螽说什么,问什么,李翊就只顾着翻书,压根没把蝗螽放在眼里。

  这目中无人的举动把蝗螽身边几人气得够呛,恨不得把这什么狗屁李翊撕成碎片,奈何蝗螽却迟迟没有动作,在老大背后,这些人也不敢做什么太出格的举动,也只能拼命地瞪出几眼,只把李翊瞪得背脊发凉。

  蝗螽知道,对付李翊这种人,用强的毫无意义,但也不能一味服软尽管他信不过李翊,但是对这小子的能力和谋略,他是亲身领教过的,此时也只有放手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