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眼见苏凡亲至。

  整个矿洞里的泼皮,都恐惧的瑟瑟发抖。

  土狗和楚长老脸色惨白如纸,以他们的脑子就算再笨也明白自己是死定了。

  “楚建,盟会信任你才对你委以重任!”

  苏凡转过身,冷冷的看着楚长老:“结果你却用这份职责来贪赃枉法,与这些下九流的泼皮无赖勾结不说,并且你还无视盟会的制度,私自解开了囚犯的镣铐!楚建啊楚建,你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盟主大人属下知错了,请您念在属下劳苦功高的份上,饶过属下这条老命吧!”

  楚长老魂都快吓飞了,他听出了苏凡语气中的杀意,慌里慌张道:“属下愿意用这些年的功绩和头上的官帽换取一条残命,还望盟主大人成全!”

  “可笑!你的命和你付出的一切,本来就属于兄弟盟,这些东西早就在你领取俸禄的时候抵消掉了!”

  苏凡一脸冷酷道:“像你这样腐蚀盟会利益的老蛀虫,就应该被尽早消除掉!”

  言毕,苏凡手腕一振,一股暗劲直接打入楚长老体内。

  只听砰的一声,这个欺上瞒下的楚长老,就直接被暗劲活活撑爆了!

  “盟主饶命!盟主饶命啊!”

  眼看楚长老被杀死,土狗和那些打手全都吓得屁滚尿流。

  他们哪见过杀人这么干脆的势力霸主,一个长老连审问的流程都没有经过,随手说杀就杀掉了!

  “哼,兄弟盟罚你们来矿山工作,就是给了你们改过自新的机会,可惜即便如此,你们也丝毫不曾悔悟,只知道为虎作伥!”

  苏凡的神情,仿佛是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冷得透人心脏:“你们的灵魂已经被罪恶所填满,再继续获得宽恕只会伤害到更多的人!”

  “所以,我以兄弟盟盟主的名义!在此地宣判你们死刑!”

  话音落下,苏凡漆黑的双眼中,出现了两道璀璨的剑光,天地能量狂涌之间,形成了一道金灿灿的剑之领域。

  这是苏凡的金系魂域,击杀这种小角色,一种属性魂域已是绰绰有余。

  “等一下苏凡!”

  这时,雪无乱突然出声道:“那个叫土狗的人,能不能留给我来解决?”

  “呵……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么?”

  苏凡听言,轻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会继续沉默下去呢!”

  “你知道的,沉默不是我的个性!”

  雪无乱扬声说道:“虽然我很不想谢谢你,但今天确实又是你救了我!”

  再次面对苏凡,雪无乱没有像上次那么疯狂了,在矿洞老老实实挖了快一个月的矿后,他的心神再一次沉淀了下来。

  “你这家伙,可比上次可爱多了!”

  苏凡嘴角微微一翘,金色剑域随心而动,万千剑影穿梭飞出,将所有打手全部击杀。

  嗤嗤嗤!

  剑影飞舞,土狗发出惨烈的嚎叫,四肢离体,被削成人棍滚到了雪无乱脚下。

  “解封四分之一的实力,你应该能干掉他吧?”

  苏凡在楚长老炸裂后的血泊中,拾起一枚古铜钥匙,然后随手扔向了雪无乱。

  “绰绰有余!”

  雪无乱一把接住飞来的钥匙,把钥匙对准了右手腕镣铐上的钥匙孔放进去,然后轻轻一拧,只听咔嚓一声,右腕镣铐松开,一股绿色的光芒从雪无乱手心中透露出来。

  “没想到吧土狗,刚才你若是提早动手,或许就轮不到我来杀你了!”

  雪无乱俯下身子,注视着土狗痛苦而又恐惧的眼神,脸上涌现出一股戾气:“可惜,你不够狠,还是太犹豫了些!”

  “但这种错误,我是不会犯的!”

  一边说着话,雪无乱一边拿起金属镐,双手猛然一抡!

  咯嘣!

  金属镐重重敲击在土狗的颈部,由于雪无乱的力气很大,竟是直接将土狗的脖子彻底砸碎了!

  土狗的脑袋狠狠一甩,虽然还连着脖子上的皮肤,但却如同吊起的麻袋般迅速落下在脖子上抛来抛去。

  “去死!”

  雪无乱声音一提,吼叫着又是一镐子砸了过去。

  这一击,完全就是雪无乱在发泄怒火,他竟把土狗悬挂的脑袋也给砸了个稀巴烂!

  这下子,土狗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个逞凶了矿山数百年的混混头子,大概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最后竟然囧死在了一个弱者手里,并且死相更是如此凄惨。

  雪无乱喘了口粗气,眼看土狗被自己杀死,他这几日因为受到欺压而产生的闷气也消掉了不少。

  但是,闷气虽然消了,隐藏在雪无乱心底最深处的那股残暴却突然冒出了头。

  这股残暴劲,正是上次雪无乱心智疯魔了以后所衍生出来的,眼下却在鲜血的刺激中给激发了出来。

  “敢欺负我,你以为我是那么好欺负的?我要你下地狱都不得安生!”

  雪无乱狂吼道,双眼赤红一片,一股戾气从身上瞬间爆发出来!

  他双手用力握住金属镐,就像着了魔一般,对着土狗的尸体又是一顿乱砸,直到把那尸体砸的血肉模糊,看不清楚人相为止。

  “我……我这是怎么了?”

  当雪无乱从疯魔状态中清醒过来,望着沾满鲜血的双手时,他脸上充满了深深的震惊。

  眼前的一切,都是他做的吗?

  这还是他吗?

  “你只不过是激发了心底的恶魔而已!”

  苏凡拍了拍雪无乱的肩膀,意味深长的笑道:“不用太在意这些,每个人其实都是有两幅面孔的,你刚才的样子,老实说,我还是挺喜欢的!”

  苏凡是个披着光明外衣的灰暗人物,在他的眼睛里,看到的只有人性中永无休止的欲望。

  而雪无乱之前所保持的翩翩公子形象,其实苏凡并不喜欢,他总觉得那样的雪无乱和自己不是一类人。

  “你以为你说这些漂亮话我就会原谅你吗?”

  雪无乱不屑一顾道:“苏凡,你对我的伤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我也没指望你会忘记啊,走吧,可别让你姐姐在外面等急了,天武王还等着你们姐弟俩去审判呢!”

  苏凡一脸无所谓道,反正这世界上恨他的人太多了,多一个雪无乱也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