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超电磁炮的守护 > 第六百二十六章 作为母亲还不算太失败 新

  看着突然出现在战场的英国女王与萝拉.斯图亚特,清宫轻轻地笑了起来。

  他对两人出现在这里并不意外,事实上,早在刚才战斗开始没多久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感知到了两人的到来,不过两人很知趣的没有打扰两处的战斗,而是在战斗结束之后才现身,这让清宫出手之时也留了些须余地,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位女王对反叛自己的儿女到底抱有一种怎么样的心态。

  不过,倒是可以借机卖个人情。

  一道银光一闪,在战场所有人呆愣的目光下,清宫手中的卡提纳一世直接被他抛了出去,轻飘飘的落入了女王的手里。

  “这......”饶是女王那粗壮的神经,也忍不住微微发愣了一下,随后看着清宫淡淡的笑了起来,“为什么会做这种决定呢?”

  “这柄剑在我手里也没有用。”清宫洒脱的一笑,“与其在这种情况下,握着这种容易让人误会还没什么用的武器,倒不如做个人情将它还给英国王室。”

  “我的一切目的都是为了稳定。”清宫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如果抢走这柄剑或者帮助二王女政变可以让我的目标更容易达成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另一个方式,这就是我的意思。”

  “感谢你的坦诚,陌生的圣人。”听完清宫的话之后,女王丝毫不以为忤,反而微微一笑,“虽然对你的来历我无比的好奇,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并不是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清宫对着女王轻轻鞠了一躬,淡淡的一笑,“此外,我并不是圣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魔法师罢了。”

  “是这样吗?”女王不在意的一笑,转过头望着还在发愣的骑士派众人,以及依旧和后方之水对峙的骑士团长,“我的骑士们,这种无意义的战斗还要继续下去吗?”

  “......请女王陛下降罪。”骑士团长环顾了一圈四周之后,轻轻摇了摇头,手中的魔剑缓缓消散,将其插在地面上,接着缓缓俯身跪下,对着大不列颠的女王低下了头。

  “请女王陛下降罪。”看到骑士团长的动作,所有骑士派的成员全部弃剑,集体俯下身,低下头向女王请罪。

  “这都不重要了。”女王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容里带着一丝清晰可闻的轻松,随后,她缓缓低下头,望向了同样望着自己,目光复杂的凯丽莎。

  “我的女儿,你愿意为你所做的一切忏悔吗?”女王的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了起来,凝视着自己的女儿,“为了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的混乱而忏悔?”

  “我无意做这种无意义的事。”凯丽莎摇了摇头,“在我看来,要想改变真正这个国家,就只有依靠我所指定的计划,我只是在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

  “认为正确的事情吗?”不知为什么,清宫一瞬间觉得女王的嘴角好像微微勾了勾,但很快就恢复了之前严肃的神情,“那么,你愿意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吗?”

  “这是理应之意。”更令清宫感到吃惊的是,凯丽莎站起了身,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既然我失败了,就应该依照帝国的法律对我进行处置,我对此毫无异议。”

  “很好。”女王轻轻点了点头,“不愧为我的女儿,那么,将她带下去吧。”后半句话她是对着身后的必要之恶教会的人说的,萝拉见状,当即递给神裂一个眼神,后者会意,急忙起身跟上。

  “......”看着凯丽莎毫无犹豫与后悔神色的面庞,清宫嘴角微微抽了抽,想说些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

  他为凯丽莎的坚决与果断而感到惊愕,但更多的,是为他身旁这位年过五旬的老太太而震惊。

  “是不是想不到?”正当清宫默然无语的时候,女王反而向前走了几步,来到清宫身旁,微微一笑,开口说到,“想不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女王陛下的家教真是无与伦比。”清宫由衷感叹了一声,“这是我甚至无法想象到的,最好不过的局面。”

  “其实卡提纳一世的力量远比你见识到的要可怕。”女王没有接清宫的话茬,而是说了一句看似无关的话,“无法躲避,防御与反击,绝对致命的一击必杀,这是这柄剑所能发挥出来的最基本的威力。”

  “那我还真是赢得侥幸。”清宫不在意的一笑,“不过,这些能力我所幸都没有见到。”

  “你的确没有见到。”女王摇了摇头,“卡提纳是英国最大的灵装,在英国范围内,手持卡提纳的王被定位为‘天使长’,跟随王的骑士团则被称为‘天使军’。而王在英国国内可以拥有等同于天使长‘似神者’的力量。这就是这件灵装的真面目。”

  “等同与似神者的力量?”清宫悚然一惊,虽然知道了这件灵装的真面目,但他万万没想到居然可以强化到这种程度。要知道,天使的力量本身就非同小可,何况是天使长米迦勒这种听起来在天使里也属于顶级的人物的力量?

  要知道,右方之火也是拥有了似神者的相性,才得到这个称号的!

  “可是,我却完全没有见到这种力量。”清宫沉默了半晌,才轻声开口说道。

  “是啊。”女王轻轻叹息一声,这个时候清宫才从她的脸上看出了一丝淡淡的落寞,似乎在感叹什么,又更像是在惋惜什么,总之神色十分古怪,“也幸好你没有见到......”

  “这至少证明,作为一个母亲,我还不是太失败。”

  “或许,这正是您的成功之处。”看着叹息的女王,清宫心有感触的开口说道,“我想,作为一个让子女知道自己时刻应该做什么,并且为了自己的目标前进而绝不后悔的母亲,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被称为失败的。”。

  “而且,”清宫转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薇莉安,以及她眼中望向自己姐姐那复杂中夹杂着担忧的目光,忍不住笑了笑,“这非但没有任何失败——”

  “还相当成功呢。”